沙雕女网友

本来只是想来乐乎透明舔糖。。。其实我是逗比,学疏才浅,要是憋出来的玩意不合您的意,千万别碍了您的眼,劳驾下滑略过,感激不尽∠(`ω´*)敬礼

【原创】少年与龙——短小番外

少年=蓝曦臣
龙=原创

苍天啊,请给我好运,赐我一个温柔的蓝朋友吧!!

追妻过程中某个人间可当炼丹炉的夏日,然而并不是所有人都有一条小黑龙。



        姑苏的夏日本就娇艳,今年更是让各地太阳自愧不如。空气中的灼热似水般流动着,贴在人的皮肤上,包裹着你的指甲,敷住你的发梢。

        难熬。

        “蓝宗主的后院里,不似一般人家种个花,养个树,整个假山,搞一搞小桥流水。一个池塘,或者说是一个巨型澡盆,几乎占据了后院。
        这个池塘设计的很巧妙,活水为源,四周有些高大长枝阔叶绿树,正好把池子和墙外彻底隔绝却别具风雅。感觉好像,好像是主人想要把这个池子藏起来,最好除了自己,其他任何人都不要知道,更不要妄想一窥究竟。
       池子里没什么水生植物,也没有什么水生动物。”看着同伴怀疑的眼神,他又强调了两遍,“真的,真的什么也没有,就是清澈见底,溪底的石头清晰可见,只有摇摇晃晃的水纹被阳光拓在了石底。
       行了,说到这差不多了,咱们兄弟一场我才跟你说的,回去温书吧,要不含光君明日又要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说话的少年摆摆手走远了,一身紫色校服在转弯处一抖就不见了。留同样身着紫色校服的少年一人站在檐下,高高的马尾束在脑后,静静陪着主人摩挲下巴。

       不一会 ,少年好像有结果了,三晃两晃,摸到了蓝宗主的后院外,偷偷找了个无人看守又极为隐蔽的地方,想要攀上后院的墙往里看看到底有什么宝贝。

        说实话,不管是蓝家门生还是外来求学子弟都知道,蓝宗主后院的树可不是一般的密。虽说这云深不知处本就植被茂盛,但蓝宗主这也护得太严了吧,明显就不能用什么爱好树木来解释,谁会爱好这长得跟门卫似的树啊。

        蓝家门生自是不会八卦,但来求学的门生可是把这事传得越来越邪乎了,先是什么蓝宗主秘密实验基地,后来又是什么蓝宗主养了神秘水怪以保蓝家仙根永定。但蓝宗主又是那么和善清透的人,任谁都难相信这些不知转了几道弯的小道谣言。所以这些话也就在一小波人里传来传去,添油加醋。

         先头走的这位少年性格沉稳,这些话是从比他早一年来姑苏求学的兄长处听来的。本是为了让他少犯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,奈何他这位兄弟偏是个管不住的主,天不怕地不怕,一根马尾都快甩到天上去了。上课没个正形,顶撞先生,掌罚的含光君都已经脸熟他了。

        说回现在,听话没听到结果的紫衣少年,一手把马尾从辫跟顺到了辫梢。眼神飘了一会就定在了身旁一棵矮树上,树不高也不低,正好能把他藏在树冠里,不至于被过往修士看见。假动作越多越容易暴露,圈不多绕,立马上树。

        他藏进枝叶里,试图从院内看门似的树叶间找到缝隙略略刺透点里面的秘密。这事要是成了,够他吊那帮人胃口小半年的,以后罚抄《雅正集》再也不会成为打山鸡路上的绊脚石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时间并不多,他特意挑了蓝曦臣不在的时候。您别以为我们的蓝大宗主一天天忙得不着院,错了,宗主除了必要的议事,别的时间都呆在这院子里,寸步不离。然而每天的议事也是能简就简,恨不能一句话只剩主谓宾,根本不需要连接词。

         前几年还常能看见宗主和夫人一起在云深不知处四处走走,轻声说笑,回着路过子弟的问候。

        这几年,不见夫人了,能在云深不知处别处看见宗主的概率越来越低了。

       再看这矮树上的紫衣小兄弟,抓紧时间,认真搜索,企图在层层叠叠的树叶间找到条缝。在哪呢,到底在哪呢?等下,刚刚什么晃过去了,好像是一小缕光,快速又短暂地从叶子间射了出来。那光到底是什么呢,他长在水乡,自是能分辨出水面反射的光和刚刚那道光的区别。很柔的光,带着生命力,像是……嗯,是了,就好像是鳞片反射出的光。不容他细想,厚重的开门声从院内传来,泽芜君回来了。

       他丝毫不想试试朔月的剑风到底能把他劈成几块,迅速从树上滑了下来,脚底抹油回去又是一番演绎。

         院内,泽芜君端着一方小木几,上面放了半个西瓜,没错,就是又圆又大的西瓜的一半。瓜旁一把精致的银勺静静躺在小木碟里。
他慢慢走到水边,轻轻唤了一声谁的名字,原本平静的水面刹那间被打乱,先是一个……龙尾尖???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那尾尖小半还浸在水里,在池子远离岸边的绿茵里微微晃动了一下又沉回池里。岸边一位穿着白衣的女子从水中跃出,上半身支在岸边,身后的一条黑中透金的龙尾慢慢搅动着池水。

        她身上没有一滴水珠,亮亮的黑眼珠滴溜溜打量着蓝曦臣并未放下的方几。

         看着她在岸边支稳了,蓝曦臣把方几缓缓放在她面前,高度正合适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她毫不客气一勺一勺舀起西瓜,红色的汁水不断从勺边溢出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瓜甜吗?”他在池边坐下,缓缓地问,目光柔柔落在女子脸上。

         女子闻言手中动作一停,歪了歪头,看着勺中刚挖出来的红红瓜肉,好像要从这块瓜肉里找出答案。

        只是盯了一小会,便动作熟练地将勺子放进嘴里。待最后一滴瓜汁滑进喉咙里,看向发问的男子。

        “甜”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就是这么一篇小玩意,我在手机上打了不止一小时,手机打字要人老命。
我还不是很适应新的非吃瓜群众身份,技能也没掌握太全,合集的事得缓缓,估计得周六。
前文可以点开我的主页看看,也没多少,就个引子。其实我还在纠结要不要让蓝大黑化病娇,这种心理状态发生在蓝大身上其实也不奇怪,毕竟之前经历了瑶瑶事件,受到了比较大的创伤。看到这篇文的朋友要是有什么建议我是真的很感谢(❁´ω`❁)
关于格式之类的我也不是很懂,要是有什么建议评论私聊,感恩不尽。
啾咪

【原创】少年与龙

少年=蓝曦臣
龙=女主
这算是个引子。。。。吧???
蓝大弄丢老婆,辛苦追妻的故事呀
本人不敢妄称写手,只能说会打字,恰巧也认识部分汉字,如有不周到的地方,请您多多指正。

        四月,风携着冬日残余的凛冽带着春日特有的生气,碾过枝头嫩芽,绕过瓦边檐下,裹了小小一簇槐花,不带任何温存掷在了驿站的茶桌上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驿站人来人往,草原的汉子操着生疏的汉话和人爽利地说笑,腮上的肉配合着主人的情绪上下飞舞。绫罗锦缎的商人互相拱手作揖,不热不冷的寒暄,半真半假的客套。几个镖师把刀横放在桌上,金属与老木头的碰撞声被人声消化,不留一点残渣,他们用半生不熟的官话唤来眼角堆笑的小二,要了一壶解渴的粗茶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人,真是不少,热闹,她,要是在的话,会开心的吧。

        未着自家的校服蓝曦臣盯着落在桌上的槐花看了一会,白色的花瓣边缘微皱,泛着死气的黄,静静躺在桌上的一道刀痕上,那刀痕有些年头了,边角不再毛糙,反而多了几丝圆滑,本应甜进人心的香渗进空气里,不见了,不见了。

        他缓缓抬手,似是要拂下这花,却在最后改了方向,只是握住茶杯的手指节微微泛白。

        茶,有些凉了。




深夜激情写了个小小开头,写完即发,啦啦啦啦,蓝大喊我去睡觉,啦啦啦啦
       

自己留给自己的念想

原创女主,打小爱编故事,看上谁就把谁编进故事里,自己当女主。水平不高,脑洞还行。
我尊重并支持同性恋,但太太本人都表示全书只有魏无羡和蓝忘机不是那么“笔直”,我很吃官定。
所以叭,曦瑶党之类的朋友可以换篇了。咱互不耽误,谢谢。
标题也说了,自己留给自己的念想,不打算刻意讨您喜欢,只是想记录下来,发在自己平常磕糖躲避现实的欢乐平台上。当然如果有朋友有好的建议,我自然乐意学。
不是很懂圈内术语,也不太会用,大家多交流哈。

先发一个有的没的感受一下创作的快乐